淮南皓月

一把甘蔗渣 2016-04-27


桓冲自认对长兄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所以知道他现在真的怒了。

惹桓温发怒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擅自把袁真从棺材里挖出来剖肝,现在又擅自反绑着双手跪在堂前一言不发的年轻人。青年面色惨白,眼中却有汹涌的神采。那是一种用侠士的决绝和信徒的狂热去拥抱死亡,却在年轻的身体里与无法抑制的蓬勃生气冲撞而成的一种滞涩的执拗。桓冲一直记得他,这个叫朱绰字祖明的年轻...

Read More

欧阳少恭和谢衣打台球

三径就荒 2016-04-04


方兰生最近有两个难题,一是乐无异送他的两张台球馆体验券不知道找谁去好,二是欧阳少恭老毛病发作赖在家里怎么都不肯出门,再这样下去不知道哪天就又要开始琢磨去当蓬莱的永恒之主了。这天晴光正好,谈生意出差回来的方兰生看到歪在沙发上玩手机玩得头也不抬的欧阳少恭,看了一眼他电脑文档里码到一半的混饭软文——题曰“论养生”——和厨房里啃了一半的披萨,一气之下急中生智决定拖...

Read More

而爸爸早已看穿了一切

一把甘蔗渣 2016-04-03


奥斯卡贺文被我拖成了清明贺文(。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傅亮再次回想起父亲让他见郗超的那个下午,才第一次看清了那时父亲眼睛里的神色。傅瑗听了郗超的话之后看向傅亮的眼神是时年四岁的傅亮从未见过的,因而无法理解,也就淡出了记忆。...

Read More

关于郗鉴在永嘉之乱中丢失了孩子的猜测

一把甘蔗渣 2016-03-29


史载郗鉴一女二子,璿、愔、昙。愔以太元九年卒,年七十二,则生卒年份确定为313-384,昙以升平五年卒,年四十二,则生卒年为320-361。世说雅量篇注引王氏谱云右军夫人名璿字子房,贤媛篇曰“王右军郗夫人谓二弟司空、中郎曰”云云,则璿为愔、昙之姊。贤媛篇注引妇人集载谢表曰:“妾年九十,孤骸独存,愿蒙哀矜,赐其鞠养。”余嘉锡先生案,此时当在孙恩之乱王凝之亡后...

Read More

那些年郗家招惹的各种鬼

一把甘蔗渣 2016-03-25


郗鉴手下的兵吞了根会变大蛇的蕨。

太尉郗鉴,字道徽,镇丹徒。曾出猎,时二月中,蕨始生。有一甲士,折食一茎,即觉心中淡淡(一作潭潭)欲吐。因归,乃成心腹疼痛。经半年许,忽大吐,吐出一赤蛇,长尺余,尚活动摇。乃挂著屋檐前,汁稍稍出,蛇渐焦小。经一宿视之,乃是一茎蕨,犹昔之所食。病遂除差。

(陶渊...

Read More

德国骨科

一把甘蔗渣 2016-03-20


just备个忘。


首先是你梁药丸二枚。

其一:

初,孝绰与到洽友善,同游东宫。孝绰自以才优于洽,每于宴坐,嗤鄙其文,洽衔之。及孝绰为廷尉卿,携入官府,其母犹停私宅。洽寻为御史中丞,遣令史案其事,遂劾奏之,云:“携少...

Read More

记一下皇览编辑部

一把甘蔗渣 2016-03-18


世上本是没有御用百科全书的,丕丕说要有皇览,于是就成立了皇览编辑部。


主编:

王象,字羲伯。一个温柔的文艺小甜心,后建安七子时代的桂冠文人。司马懿杨俊的老乡。杨俊可以品评司马兄弟,又可以包养(x)王象, 年龄上大约得是他们父辈。王象可能和司马懿年龄相仿,或者再小一点。慈善家杨俊把偷偷读书的牧羊少...

Read More

躺平

一把甘蔗渣 2016-03-10


1.我想写个小论文吹郗超,可是对着屏幕发了一晚上呆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还是放飞吧:他有这————————么可爱!!!


2.陈寅恪先生的天师道实力背锅文里,郗超是世奉天师道的郗家的一个statistical noise,陈先生面对这个无法忽视的坏点,只好表示,这和他反其家道而行之不忠晋室同理。可是等等,田余庆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