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零零散散的笔记

一把甘蔗渣 2020-05-11


1.

  才发现简文拉着要请假回家看爸爸的郗超边念边哭的那个诗,就是那个“志士痛朝危,忠臣哀主辱”,是庾阐的《从征诗》。这个庾阐,苏峻之乱的时候逃奔郗鉴,为郗鉴用作司空参军,郗鉴做盟主讨伐苏峻的檄文,就是他写的。所以,这两句诗,不出意外的话,原本是吹郗鉴的啊!

  简文嘴好毒。


...

Read More

大道曲

一把甘蔗渣 2020-05-09


  老韩在淝水边安顿好部曲,收拾收拾便只身一人进了寿春城。从兖州老家出发南渡的时候他们尚有千人之众,几经辗转,到了江淮间,竟已损失了十之七八,即使加上沿路带上的落单流民,也不过三百多号人,不可不谓窘迫。然而他依旧提着一口气,要为这三百人找一个好去处,便踌躇满志地奔向了寿春。

  一入城关,老韩便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城外是黄尘满面白骨流离,...

Read More

老王你好

一把甘蔗渣 2020-05-08


若以王杰希比诸葛亮,则高英杰为:

A.姜维 B.马谡 C.诸葛瞻 D.刘禅


⬆️这是以前喝多了跟小伙伴搞出来的送命题


刚又喝了点酒,继续消费热门ip。

王杰希比较可能是哪个王氏:

A.琅琊临沂 B.太原晋阳 ...

Read More

历史本命15题

一把甘蔗渣 2020-05-07


想了想还是请这四位出列:

荀彧 曹丕 郗超 谢安



1:当年和现在

“就像早已忘情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建安,永和,现在都成为了很美丽的年号。这两个时代的气质固有相异,但他们和他们的同时代人都曾用文字打开时空隧道,邀请现在的...

Read More

制服人偶

一把甘蔗渣 2020-05-05


  “阿末,上来,这棵好。”谢玄一手勾着树干,一手俯身向下伸来。风吹得枝叶左摇右晃,一阵微醺的果香散开。这一树杨梅显然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必须当场解决掉,确实好。

  谢琰毫不犹豫地窜了上去,搭着谢玄的手,稳稳坐到了树杈间。“啊,还是山里好。”他摇头晃脑地感叹,捏着鼻子学他爸爸慢条斯理的语调。少年人的眉眼虽还没有长开,但原本跟他爸已有七八分像...

Read More

爱生经

一把甘蔗渣 2020-05-03


  入夜后的建康城不复白日暑气,石子冈则更添了一丝幽冷。年轻的沙门在槐树下换了个舒服些的坐姿,微合了眼,实则打算睡觉了。

  他是从彭城来的,师父却说捡到他是在长安郊外。他当然毫无印象。他自幼就只有师父,以及师父寄身的一座小寺。长安,这个只存在于一些浮夸谈论中的地方,如果赋予了他什么,大概只有旁人口中的一两声“杂种”。师父告诉他,佛门不分胡...

Read More

四年前一段草稿

一把甘蔗渣 2020-05-02


谢安:景兴啊,林公请你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郗超:不是说来口谈逍遥吗?……不过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谢安:看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

郗超:比如到现在为什么只有你我到了,以及这房间也略奇怪,在你我面前挂这么大的帷幕是几个意思?

(说话间一阵妖风顿起,帷幕随风徐徐拉开。)

郗超:...

Read More

那些年谢太傅包办的婚姻

一把甘蔗渣 2020-04-26


案例1、2

  当事人:谢万女谢氏;谢安女谢氏

  结婚对象:琅琊王洽子王珣;琅琊王洽子王珉

  结婚时间:60年代后半

  王珣生于349,王珉生于351,王洽卒于358,谢万卒于361。因此这两桩婚事较大概率是在谢万去世后定的。所以猜测很可能皆由谢安决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