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

三径就荒 2014-09-08


1.


“兰生,我还是去帮你做月饼吧!”风晴雪把手里的剪刀一丢,冲着厨房喊。

方兰生一哆嗦,手里一把面粉就飞扬起来,中秋将至,琴川天朗气清,丹桂飘香,而方家厨房里局部小雪。

日子过得飞快,总觉得十八岁那场旅行还是昨天的事,转眼间女儿却已经要出嫁了。写信给风晴雪告知沁儿的婚期,没想到...

Read More

南方

三径就荒 2014-09-02


百余年前死在安陆的那个人叫晋磊,是掀起一时腥风血雨的武林盟主。六十年后,他的转世,方兰生,是为了逃婚从琴川离家出走的一介书生,自以为和朋友一起闯荡江湖是最好的生活。他的父亲是半路出家的方太和尚,年轻的时候欠了一屁股的风流债,在琴川镇外兴福寺当住持,解签卖符驱鬼做法事赚外快,时而出门云游也不误发家致富。自闲山庄的废墟里面对追命女鬼叶沉香的质问,刚从幻境里走出...

Read More

千岁忧

三径就荒 2014-08-31


天墉城又一次落雪的时候,紫胤决定去看看陵越。

陵越隐居的地方离天墉城不远,风物却大不相同,山中草木茂密,此时虽少见鸟兽,但枯枝覆雪,窸窣有声,走在其中,也不觉寂寥。走着走着,遇到一泓温泉,氤氲叆叇中隐隐瞧见座小木屋,紫胤便知是到了。

古钧罕见地激动,从剑里出来,便走上门前,直呼“大公子”。紫胤就想,自己对这个大徒儿,大约的确...

Read More

涉江采芙蓉

三径就荒 2014-08-25


“师妹,山下多风霜。”

芙蕖没有料到,百里屠苏会这样交出他的答案。


芙蕖第一次下山,由陵越和芙靥带着,去收拾一条鱼妖。鱼妖住在嘉陵江,挺远的,陵越说,御剑去。降妖的过程平淡无奇,真的妖怪打起来和在山上考试时幻境里的感觉并无不同。他们花了一天零两个时辰就回来了,其中那多出来的两个时辰,是芙靥从陵越...

Read More

长河无尽

三径就荒 2014-08-23


1.黄金时代


悭臾本来不叫悭臾。作为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村里人一直管他叫小二黑,而作为一个只懂得放牛种田的娃,他也从来没想过“大名”这回事。所以那天晚上当太子长琴望够了月亮,扭头对他说,给你取个大名叫悭臾可好,十四岁的少年只顾得上条件反射似的点头叫好:“好,你说好那一定好。”

太子长琴捡了根细枝...

Read More

腐草为萤

三径就荒 2014-05-19


方兰生第一次看见那么多萤火虫的时候,还是刚学到千字文的年纪。那天楚先生讲到“鸣凤在树,白驹食场,化被草木,赖及万方”,王道教化什么的他自是没听进去,却在脑海中描摹了好半天在梧桐枝头唱歌的凤凰。放了学,留下来想斗胆问问楚先生可曾见过凤凰,却被一个年龄大些的抢了先,追问“腐草为萤”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奇地附上去听的时候被那大孩子明显是瞧不起地瞪...

Read More

愚人节大家一起傻白甜就好了西皮什么的不用在意

三径就荒 2014-04-01


1.


夏夷则推开寝室的门,视线就随着“嘭”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白茫茫。

他很淡定地嗅了嗅:面粉。

而乐无异和方兰生已经指着他笑成了两个球:“哈哈哈哈哈夷则你现在跟个雪人似的哈哈哈哈。”

夏夷则快步上前摁住那个胖球:“乐兄不要作死。”

“哎哎你凭什么认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