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剃刀划开黎明之前

三径就荒 2019-01-03


黄昏是有魔力的时刻,法国人说这个时间你分不清向你走来的身影是忠诚的狗还是危险的狼,日本人说此时易迷路,产生幻觉,遇到妖魔鬼怪,而在一些故事里这是爱情发生的时刻,因为黄昏是主人公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孙翔在黄昏决定去找肖时钦。

白天他接到一个来自S市的电话,内容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电话那边精明又诚恳,一切水到渠成,几乎...

Read More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三径就荒 2018-09-11


撞进山腰上这座野寺的时候,唐昊已经被急雨浇了个浑身透湿。接手呼啸镖局以来亲自出马的第一趟镖,一路上都顺顺当当,本想抄近道赶回镖局,让弟兄们见识一下新总镖头的效率,却遇到这倒霉的暴雨。他黑着脸在佛堂屋檐下甩斗笠上的水,马儿挨着山门打了个喷嚏,而天色越来越暗,眼见着是要把他困在这里了。

唐昊四下里张望,佛寺似是民居改建的,房子不大,处处透着简朴...

Read More

土星光环下

三径就荒 2018-06-20


张新杰第二次见到喻文州是在9街PATH站入口,一对男女在边上长时间相拥,似在匆匆人流中上演一出突兀的生离死别。喻文州正往月台里走,手里一枝黄玫瑰,应该是刚在马路对面的花店买的,包在日本超市的促销宣传单里。张新杰看见他,定格了一瞬,几乎要融入边上那场漫长的拥抱。于是他跟着走进车站,走近黄玫瑰花瓣上的水珠,并对他说:“我们应当是相似的。”

“你...

Read More

今天应该很高兴:一个文评

三径就荒 2018-04-09


讲讲两篇同人文里的放逐与回归。

《全职高手》是一个被放逐的主人公东山再起的故事。小说绝大部分篇幅写的是一种“重回巅峰”式的回归,花样百出地细致描写不论是下放网游还是重回赛场,你叶神如何依然是你叶神,打造出一个最强竞技选手的形象。而更值得玩味的是另一种回归,即功成名就之后的衣锦还乡。小说结尾叶修出任国家队领队,笑言是被父亲“轰出来”,这里的被...

Read More

Viva la Vida

三径就荒 2018-01-11


我到空积城第十教区做主任司铎,与那个人被送到本堂来扫地,是在同一日。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只沉浸在接到大主教的手谕的惊异和喜悦中。因为在此之前,我只是个普通的修士,与大主教仅有的一面之缘是在他应了我们院长的邀请,来给我们讲《上帝之城》的时候。

我总是忍不住一遍遍回忆那天的情形。那是个有着玫瑰金色阳光的下午,大主教大人的拉丁文...

Read More

小小少年之我要炸学校

三径就荒 2017-11-14


算是乌夜啼番外的小段子



皇帝说如今江左太平,这个太学是不是应该重新办起来了。

于是王杰希就被大伯指派去代表老王家子弟到太学报到,内心是不屑又有点小忐忑的。这年头谁看得起太学啊,太学能有咱们微草堂私塾好吗,不可...

Read More

邮差

三径就荒 2017-10-30


光圈f/16,快门14s,ISO200,白平衡2700K。一阵咔嚓之后,肖时钦满意地收起三脚架,再抬头时方感觉到被暮色四合的大盐湖真正拥抱在怀里。远山环绕,苍穹无涯,湖光模糊了天地的边界,而天地之间只有一个自己,脚下龟裂蓬松的土地析出的盐花把水鸟的残骸都染上一层白。初秋的黄昏寂静无风,耳边是飞虫振翅的噪声,腥咸的空气中可以辨认出自己身上的驱蚊水和若隐若现的...

Read More

乌夜啼

三径就荒 2017-10-04


1.


“府君,府君!”提着灯的姑娘叩了一阵子门又开始敲窗棱,直到看见隔着窗户纸的那点豆大的烛光抖了一下,变得明亮起来。

“怎么了妍琦,这么晚了。”男人开了书斋的门,从瞌睡中惊醒的混沌神情还未完全褪去,呆呆的简直像个未经世事的书生,戴妍琦想。

这一身朴素的青衫也像,简直志怪小说标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