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应该很高兴:一个文评

三径就荒 2018-04-09


讲讲两篇同人文里的放逐与回归。

《全职高手》是一个被放逐的主人公东山再起的故事。小说绝大部分篇幅写的是一种“重回巅峰”式的回归,花样百出地细致描写不论是下放网游还是重回赛场,你叶神如何依然是你叶神,打造出一个最强竞技选手的形象。而更值得玩味的是另一种回归,即功成名就之后的衣锦还乡。小说结尾叶修出任国家队领队,笑言是被父亲“轰出来”,这里的被...

Read More

Viva la Vida

三径就荒 2018-01-11


我到空积城第十教区做主任司铎,与那个人被送到本堂来扫地,是在同一日。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只沉浸在接到大主教的手谕的惊异和喜悦中。因为在此之前,我只是个普通的修士,与大主教仅有的一面之缘是在他应了我们院长的邀请,来给我们讲《上帝之城》的时候。

我总是忍不住一遍遍回忆那天的情形。那是个有着玫瑰金色阳光的下午,大主教大人的拉丁文...

Read More

小小少年之我要炸学校

三径就荒 2017-11-14


算是乌夜啼番外的小段子



皇帝说如今江左太平,这个太学是不是应该重新办起来了。

于是王杰希就被大伯指派去代表老王家子弟到太学报到,内心是不屑又有点小忐忑的。这年头谁看得起太学啊,太学能有咱们微草堂私塾好吗,不可...

Read More

邮差

三径就荒 2017-10-30


光圈f/16,快门14s,ISO200,白平衡2700K。一阵咔嚓之后,肖时钦满意地收起三脚架,再抬头时方感觉到被暮色四合的大盐湖真正拥抱在怀里。远山环绕,苍穹无涯,湖光模糊了天地的边界,而天地之间只有一个自己,脚下龟裂蓬松的土地析出的盐花把水鸟的残骸都染上一层白。初秋的黄昏寂静无风,耳边是飞虫振翅的噪声,腥咸的空气中可以辨认出自己身上的驱蚊水和若隐若现的...

Read More

乌夜啼

三径就荒 2017-10-04


1.


“府君,府君!”提着灯的姑娘叩了一阵子门又开始敲窗棱,直到看见隔着窗户纸的那点豆大的烛光抖了一下,变得明亮起来。

“怎么了妍琦,这么晚了。”男人开了书斋的门,从瞌睡中惊醒的混沌神情还未完全褪去,呆呆的简直像个未经世事的书生,戴妍琦想。

这一身朴素的青衫也像,简直志怪小说标配...

Read More

烧香

三径就荒 2017-09-04


方锐到N市五年,却是从去年才意识到N市的夏天是多么令人惶惶。天为蒸笼盖地似铁锅底,江水沸腾就是燃气灶上吐出来的火焰。以往这个时候林敬言会带他去紫霞湖逍遥一下,两个人混在一群游野泳的大叔大爷之中泡在山间清澈的湖水里,一个休息日的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整个夏休期也是短得不够用。林敬言说这事要对队里保密的时候方锐胡思乱想了一堆,最后脱口而出的是“就算是约会也没什么大...

Read More

一把甘蔗渣 2016-09-05


陆抗很焦虑,因为他的狗死了。

他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旧疾复发,找不到药,他的焦虑溢于言表。人们窃窃私语,北边那个羊将军真的很令人头疼啊,麦芽糖似的粘在荆州,粘得我们大司马都绝望地给他送鸩酒了也没有什么用……

“放屁,你哪个耳朵听到我们大司马送的是毒酒?竟敢凭空污了自家主人清白!”

“哎呦我的祖宗,我哪有那个胆...

Read More

1个名叫彧的人该如何饮药卒

一把甘蔗渣 2016-08-28


南史·卷23列传13·王彧传:

上既有疾,而诸弟并已见杀;唯桂阳王休范人才本劣,不见疑,出为江州刺史。虑一旦晏驾,皇后临朝,则景文自然成宰相,门族强盛,藉元舅之重,岁暮不为纯臣。泰豫元年春,上疾笃,遣使送药赐景文死,使谓曰:「朕不谓卿有罪,然吾不能独死,请子先之。」因手诏曰:「与卿周旋,欲全卿门户,故有此处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