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香

三径就荒 2017-09-04


方锐到N市五年,却是从去年才意识到N市的夏天是多么令人惶惶。天为蒸笼盖地似铁锅底,江水沸腾就是燃气灶上吐出来的火焰。以往这个时候林敬言会带他去紫霞湖逍遥一下,两个人混在一群游野泳的大叔大爷之中泡在山间清澈的湖水里,一个休息日的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整个夏休期也是短得不够用。林敬言说这事要对队里保密的时候方锐胡思乱想了一堆,最后脱口而出的是“就算是约会也没什么大...

Read More

一把甘蔗渣 2016-09-05


陆抗很焦虑,因为他的狗死了。

他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旧疾复发,找不到药,他的焦虑溢于言表。人们窃窃私语,北边那个羊将军真的很令人头疼啊,麦芽糖似的粘在荆州,粘得我们大司马都绝望地给他送鸩酒了也没有什么用……

“放屁,你哪个耳朵听到我们大司马送的是毒酒?竟敢凭空污了自家主人清白!”

“哎呦我的祖宗,我哪有那个胆...

Read More

1个名叫彧的人该如何饮药卒

一把甘蔗渣 2016-08-28


南史·卷23列传13·王彧传:

上既有疾,而诸弟并已见杀;唯桂阳王休范人才本劣,不见疑,出为江州刺史。虑一旦晏驾,皇后临朝,则景文自然成宰相,门族强盛,藉元舅之重,岁暮不为纯臣。泰豫元年春,上疾笃,遣使送药赐景文死,使谓曰:「朕不谓卿有罪,然吾不能独死,请子先之。」因手诏曰:「与卿周旋,欲全卿门户,故有此处分。...

Read More

相亲

一把甘蔗渣 2016-08-11


当习凿齿抱着麦克风开始循环他的歌单的时候,即使是谢安也开始琢磨要不要请个外人来抢麦救救东倒西歪的大家了。

“桓伊电话打不通。”谢玄说。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习凿齿唱。

谢安只好保持微笑。


就在这时,黑暗中刷进一道光。包间的门开了。

看清来人是谁...

Read More

续摊

一把甘蔗渣 2016-07-24


“明天晚上公司聚餐,大家都来啊。”桓温宣布。

“算集体活动,计考勤的哦。”郗超补充道。

会议室里一片哀鸣。天那么热,谁不想赶紧回家空调WiFi葛优瘫啊,谁要聚餐啊。况且——

“还是包括凉菜果盘共计七菜一汤吗?”习凿齿用手支着脑袋,一脸分分钟要辞职的生无可恋。

“嫌少就去当公务员吃四菜一汤去啊。...

Read More

记一下岳父大人

一把甘蔗渣 2016-07-09


世说贤媛篇“郗嘉宾丧”一条下刘注:

郗氏谱曰:超娶汝南周闵女,名马头。

晋书周顗传:

顗三子:闵、恬、颐。

闵字子骞,方直有父风。历衡阳、建安、临川太守,侍中,中领军,吏部尚书,尚书左仆射,加中军将军,...

Read More

断章·永初三年七月

一把甘蔗渣 2016-04-28


书房里的灯火并不明亮,但足以让人看清来客的憔悴。他显然还没有痊愈,周身萦绕着淡淡的药味,整个人像一张揉皱了的纸,沾染着斑驳的墨迹。他的骨骼并不魁梧,但也曾经足以牢牢地抱住他们强壮的、因悲愤而失控的主上。他们的主上,他们亲手扶持他成为了他们的宋公,他们的陛下,两个月前又亲自为他送葬。直到那时,谢晦看上去依然是挺拔的,像一棵执拗的树,在默默抗拒着什么不可见的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