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一把甘蔗渣 2016-08-11


当习凿齿抱着麦克风开始循环他的歌单的时候,即使是谢安也开始琢磨要不要请个外人来抢麦救救东倒西歪的大家了。

“桓伊电话打不通。”谢玄说。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习凿齿唱。

谢安只好保持微笑。


就在这时,黑暗中刷进一道光。包间的门开了。

看清来人是谁...

Read More

续摊

一把甘蔗渣 2016-07-24


“明天晚上公司聚餐,大家都来啊。”桓温宣布。

“算集体活动,计考勤的哦。”郗超补充道。

会议室里一片哀鸣。天那么热,谁不想赶紧回家空调WiFi葛优瘫啊,谁要聚餐啊。况且——

“还是包括凉菜果盘共计七菜一汤吗?”习凿齿用手支着脑袋,一脸分分钟要辞职的生无可恋。

“嫌少就去当公务员吃四菜一汤去啊。...

Read More

记一下岳父大人

一把甘蔗渣 2016-07-09


世说贤媛篇“郗嘉宾丧”一条下刘注:

郗氏谱曰:超娶汝南周闵女,名马头。

晋书周顗传:

顗三子:闵、恬、颐。

闵字子骞,方直有父风。历衡阳、建安、临川太守,侍中,中领军,吏部尚书,尚书左仆射,加中军将军,...

Read More

断章·永初三年七月

一把甘蔗渣 2016-04-28


书房里的灯火并不明亮,但足以让人看清来客的憔悴。他显然还没有痊愈,周身萦绕着淡淡的药味,整个人像一张揉皱了的纸,沾染着斑驳的墨迹。他的骨骼并不魁梧,但也曾经足以牢牢地抱住他们强壮的、因悲愤而失控的主上。他们的主上,他们亲手扶持他成为了他们的宋公,他们的陛下,两个月前又亲自为他送葬。直到那时,谢晦看上去依然是挺拔的,像一棵执拗的树,在默默抗拒着什么不可见的东...

Read More

淮南皓月

一把甘蔗渣 2016-04-27


桓冲自认对长兄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所以知道他现在真的怒了。

惹桓温发怒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擅自把袁真从棺材里挖出来剖肝,现在又擅自反绑着双手跪在堂前一言不发的年轻人。青年面色惨白,眼中却有汹涌的神采。那是一种用侠士的决绝和信徒的狂热去拥抱死亡,却在年轻的身体里与无法抑制的蓬勃生气冲撞而成的一种滞涩的执拗。桓冲一直记得他,这个叫朱绰字祖明的年轻...

Read More

欧阳少恭和谢衣打台球

三径就荒 2016-04-04


方兰生最近有两个难题,一是乐无异送他的两张台球馆体验券不知道找谁去好,二是欧阳少恭老毛病发作赖在家里怎么都不肯出门,再这样下去不知道哪天就又要开始琢磨去当蓬莱的永恒之主了。这天晴光正好,谈生意出差回来的方兰生看到歪在沙发上玩手机玩得头也不抬的欧阳少恭,看了一眼他电脑文档里码到一半的混饭软文——题曰“论养生”——和厨房里啃了一半的披萨,一气之下急中生智决定拖...

Read More

而爸爸早已看穿了一切

一把甘蔗渣 2016-04-03


奥斯卡贺文被我拖成了清明贺文(。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傅亮再次回想起父亲让他见郗超的那个下午,才第一次看清了那时父亲眼睛里的神色。傅瑗听了郗超的话之后看向傅亮的眼神是时年四岁的傅亮从未见过的,因而无法理解,也就淡出了记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