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一下张玄

一把甘蔗渣 2020-03-29


  和谢玄并称“南北二玄”的张玄,又作张玄之,字祖希,吴郡吴人。在你晋史料里的走位有点飘逸。


  小时候是伶牙俐齿的小朋友,但是说不过顾家表弟。和说不过姐姐的谢玄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其一:

司空顾和与时贤共清言,张玄之、顾敷是中外孙,年并七岁,在床边...

Read More

察觉之时已是单恋

一把甘蔗渣 2020-03-27


  谢玄扶了扶斗笠,觉得阳光有些晃眼。今天的日头确实是过烈了些,鱼都不愿浮上来吃饵食,他挨着船舷垂钓半日,收获寥寥。

  而不远处的岸上,兵士们顶着烈日搬运开凿河道的淤土,一刻也不敢懈怠。他们四月起随桓大司马伐燕,从姑孰一路沿江、淮、泗水而上,直达高平郡内,奋战攻破湖陆县城,却发现本应畅通的北上航道已经因为连日干旱而阻塞了。航道不畅,无法运...

Read More

整理一下车胤

一把甘蔗渣 2020-03-24


  一位国民度超高,但大家其实并不认识的人物。主要贡献可能是“囊萤映雪”这个典故中的“囊萤”。桓温幕府的开心果。你晋药丸的敲钟人。


  车胤,字武子(和王济一个字)。度娘百科说生卒年是约333-401,卒年挺明确的,通鉴明文是晋安帝隆安四年十二月,当为401年初。生年我没整明白,待考。南平人。父亲车育(建康实录...

Read More

陇头水

三径就荒 2019-05-01


夜深,早过了该止静的时辰,京城瑶光寺的五层浮图里,却还有人流连不去。虽被吩咐了不用伺候,值守的小比丘尼仍不敢怠慢,时不时透过帘子窥探一番佛龛前的那位夫人。

大将军夫人有时会突然造访,每次都像现在这样,长久的凝视她供养的那尊弥勒菩萨,一言不发。烛火勾勒出菩萨那优美的,与夫人酷似的面部轮廓,不同的是菩萨总是微笑的,而小比丘尼从未见过这位夫人的笑...

Read More

月明日暖

三径就荒 2019-01-09


正可谓黄尘清水三山下,变更千年如走马,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没想到,再次相见竟是在各大修仙门派第八届关于大魔王叶某的具体品种暨降服方法研讨会上。该研讨会十年一届,针对降叶大业展开新一轮磋商,兼论天下大事,由历史悠久的霸气雄图派发起,各门派轮流做东,而这届的举办地又回到了霸图的所在地崂山。他们在人群中远远地对视了一眼,便心照不宣地溜到后山一棵隐蔽的歪脖子老树下,保...

Read More

在剃刀划开黎明之前

三径就荒 2019-01-03


黄昏是有魔力的时刻,法国人说这个时间你分不清向你走来的身影是忠诚的狗还是危险的狼,日本人说此时易迷路,产生幻觉,遇到妖魔鬼怪,而在一些故事里这是爱情发生的时刻,因为黄昏是主人公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孙翔在黄昏决定去找肖时钦。

白天他接到一个来自S市的电话,内容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电话那边精明又诚恳,一切水到渠成,几乎...

Read More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三径就荒 2018-09-11


撞进山腰上这座野寺的时候,唐昊已经被急雨浇了个浑身透湿。接手呼啸镖局以来亲自出马的第一趟镖,一路上都顺顺当当,本想抄近道赶回镖局,让弟兄们见识一下新总镖头的效率,却遇到这倒霉的暴雨。他黑着脸在佛堂屋檐下甩斗笠上的水,马儿挨着山门打了个喷嚏,而天色越来越暗,眼见着是要把他困在这里了。

唐昊四下里张望,佛寺似是民居改建的,房子不大,处处透着简朴...

Read More

土星光环下

三径就荒 2018-06-20


张新杰第二次见到喻文州是在9街PATH站入口,一对男女在边上长时间相拥,似在匆匆人流中上演一出突兀的生离死别。喻文州正往月台里走,手里一枝黄玫瑰,应该是刚在马路对面的花店买的,包在日本超市的促销宣传单里。张新杰看见他,定格了一瞬,几乎要融入边上那场漫长的拥抱。于是他跟着走进车站,走近黄玫瑰花瓣上的水珠,并对他说:“我们应当是相似的。”

“你...

Read More